国产精品免费久久久久电影_国产 在线 精品 美女 露脸_国产精品久久久天天影视香蕉

從牛津大學(xué)的“中國研究”到世界知名茶葉公司的TEA BUYER ——Bethan Thomas的中國茶緣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1/10/09

 

 

 

 

點(diǎn)擊上方藍字,發(fā)現更多精彩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Bethan是世界知名的茶葉公司W(wǎng)hittard of Chelsea的一名tea buyer,她的工作就是每年穿梭于全世界各主要茶產(chǎn)區考察并負責采購各種茶葉。對于喜歡英式下午茶文化的中國茶客而言,當你在北京、上?;蛘叱啥嫉摹鞍彼庇⑹较挛绮璨桊^點(diǎn)上一壺Organic Earl Grey或者Darjeeling,約上幾位好友慢慢品飲時(shí),最初決定這壺茶的原料來(lái)源的就是Bethan這樣的tea buyer。

 

我和Bethan相識既是因為茶,也是因為同樣生活在牛津的“學(xué)術(shù)圈”,因為這位美女tea buyer還擁有牛津大學(xué)“中國研究”的碩士文憑,他的先生是牛津大學(xué)的人類(lèi)學(xué)博士,恰好我在牛津大學(xué)的人類(lèi)學(xué)研究所訪(fǎng)學(xué)并研究茶,經(jīng)我的合作導師介紹后很自然地便認識了。我們初次見(jiàn)面是在人類(lèi)學(xué)系的辦公室里,她帶了全套中國的功夫茶具,在寒冷的冬夜里為我們泡起了來(lái)自武夷山的大紅袍。

 

我們聊成都的茶館,聊中國的幾大茶類(lèi)與著(zhù)名茶區,聊大紅袍與正山小種,聊她在福建農林大學(xué)學(xué)茶的經(jīng)歷……Bethan嫻熟的泡茶功夫令我這個(gè)還算會(huì )泡茶的中國人自嘆不如,只有坐在一邊看她忙個(gè)不停。她對各種中國茶西湖龍井、白毫銀針、祁門(mén)紅茶、正山小種、武夷巖茶等如數家珍,甚至于連不允許外國人進(jìn)入的武夷山“桐木自然保護區”她也曾設法去過(guò),正如一百多年前那位喬裝打扮最早把中國茶引種到印度的植物獵人Robert Fortune一樣。當我問(wèn)她對桐木關(guān)的印象如何時(shí),她連連贊嘆“beautiful, beautiful place!”

 

 

當然,在世界知名的茶葉公司擔任最重要的全球“茶葉采購”一職必須具備專(zhuān)業(yè)的茶葉知識和茶葉品鑒能力。為了系統的學(xué)習茶葉知識,Bethan曾經(jīng)專(zhuān)門(mén)到福州的福建農林大學(xué)學(xué)習“茶學(xué)”,并在中國大陸和臺灣的多處茶區實(shí)地考察。

 

肖:我很好奇你是怎樣從牛津大學(xué)的“中國研究”轉向世界知名茶葉公司的tea buyer的?你最早來(lái)中國是什么時(shí)候呢?

 

Bethan我的本科是學(xué)的歷史,其中學(xué)了一點(diǎn)中文。在畢業(yè)之前,我來(lái)了一趟上海(2002),那時(shí)還只能說(shuō)一點(diǎn)簡(jiǎn)單的中文。后來(lái)我在上海以后一邊工作,一邊學(xué)中文,我在上海待了一年半。這段經(jīng)歷讓我喜歡上了中國和中國文化,有一種更強烈的感覺(jué)想要了解中國的歷史和文化,于是一年半以后(2004),我申請了牛津大學(xué)的“中國研究”的碩士研究生。牛津大學(xué)的“中國研究”課程特別好,那時(shí)剛好有一個(gè)和北京大學(xué)合作的項目,于是我在北京大學(xué)待了三個(gè)月,之后我去成都待了兩個(gè)月做我的研究。

 

肖:為什么選擇茶葉作為你的研究題目呢?

 

Bethan我在上海的時(shí)候注意到了中國茶可以說(shuō)是中國人最外顯的一種文化符號。你知道英國人喝的茶質(zhì)量并不是很好,我們都是用馬克杯和茶袋。但我從小就喜歡茶,后來(lái)去了上海以后,發(fā)現即使是公交車(chē)司機都隨身帶著(zhù)一個(gè)杯子,泡的是整片的茶葉而不是碎末的茶袋,所以我覺(jué)得茶實(shí)在是很有意思的一個(gè)文化現象。

 

 

肖:為什么選擇成都而不是別的城市?成都其實(shí)并不像福建茶產(chǎn)區那么出名。

 

Bethan:完全是出于興趣,我去過(guò)福建和杭州的茶產(chǎn)區,后來(lái)又去了成都。我發(fā)現成都的“茶藝館”很有意思,當西方人到中國后,當地人都會(huì )介紹這是我們中國傳統的茶藝,但實(shí)際上我發(fā)現這種“傳統茶藝”是最近幾年才興起的一種傳統,內地從福建引進(jìn),而福建又受到臺灣的影響。這就像現在英國,蘇格蘭男人們都以他們傳統的格子短裙為傲,但實(shí)際上你去閱讀文獻的話(huà),你會(huì )發(fā)現這種“蘇格蘭格子裙”實(shí)際上是一位英格蘭人發(fā)明的工廠(chǎng)工作服。因此,當那些年輕的姑娘們在成都的茶藝館學(xué)習茶藝時(shí),她們當中很少有人意識到這種“傳統茶藝”其實(shí)是來(lái)自臺灣的一種現代發(fā)明。

 

另外,“茶藝”表演中的社會(huì )性別也引起了我的關(guān)注,比如源自成都的那種用長(cháng)嘴壺表演的功夫茶藝,表演者都是年輕的小伙子,而在茶藝館中泡茶的都是穿著(zhù)旗袍的年輕漂亮的女孩子;茶藝館中的管理者一般都是男性,但泡茶添水的服務(wù)員都是女性。這和歷史上成都的茶館有很大的不同,因為以前四川的這些茶館里端茶倒水服務(wù)的都是男性,很少有女性。因此,我們可以看到現在成都所謂的“傳統茶藝館”,實(shí)際上背后包含一個(gè)變化的過(guò)程,包括社會(huì )性別、身體裝飾、服務(wù)方式、管理制度等,我的論文就是圍繞著(zhù)這種歷史性的演變而展開(kāi)的。

 

 

肖:這和武夷山的情形也很相似,武夷山在民國以前管理茶園采茶的都是男性,因為采茶挑茶青實(shí)在是很辛苦的工作,女性的身體承擔不了那樣繁重的體力活,但是現在電視上的廣告全都是年輕漂亮的女孩子,用她們的白皙纖長(cháng)的手指在茶園里采茶。但你真正去到茶區,就會(huì )發(fā)現那些采茶人的手指黑黑的,因為這實(shí)在是很辛苦的工作。

 

Bethan:是的。當我在做這些研究的時(shí)候,我發(fā)現自己真的很喜歡中國茶更甚于學(xué)術(shù)研究,于是想要學(xué)習更多關(guān)于茶葉的知識,想把這些茶葉知識帶回到英國。因為很多英國人對中國茶存在誤解:一說(shuō)到中國茶他們想到的就是綠茶,但是英國人喝的那種綠茶茶包味道很苦很不好,他們以為那就是中國茶,他們并不知道那種茶只是很便宜質(zhì)量很差的茶。因此我想把一些真正好的中國茶引進(jìn)到英國。

 

肖:所以后來(lái)你就去了福建林業(yè)大學(xué)學(xué)茶?

 

Bethan:并沒(méi)有直接去福建農林大學(xué)。我畢業(yè)以后在一家叫做JING TEA的公司工作了四年,這個(gè)公司的老板是一個(gè)英國人,他在大學(xué)里學(xué)的是中醫。我們公司在杭州有一個(gè)聯(lián)系人,他也幫我們在云南、福建、臺灣收購茶葉,我也跟著(zhù)他一起收茶。這家公司雖然也經(jīng)營(yíng)印度茶,但主要精力是放在大陸、日本和臺灣的茶產(chǎn)區。

 

后來(lái)我又去了另外一家印度人經(jīng)營(yíng)的茶葉公司Newby Tea,這家公司在印度和中國有自己的茶園和茶廠(chǎng),但是他們想要更多的了解中國的茶產(chǎn)業(yè),所以我在倫敦工作了一年后去了中國福建(2012)。因為我們公司想做市場(chǎng)調研看是否能把印度茶通過(guò)在英國的茶葉公司再賣(mài)給中國,由于中國是傳統的產(chǎn)茶大國和茶葉輸出大國,要進(jìn)入中國市場(chǎng)非常不容易,因此我決定到福建農林大學(xué)進(jìn)行專(zhuān)門(mén)學(xué)習。我和這所學(xué)校的本科生一起聽(tīng)課學(xué)習。剛開(kāi)始的時(shí)候,我聽(tīng)不懂用中文講授的課。但是那里的老師和同學(xué)都對我非常熱情,對我幫助很大。這段經(jīng)歷對我非常重要,除了福建的烏龍茶和紅茶之外,我還學(xué)到了其他關(guān)于白茶、綠茶、花茶的知識。這所大學(xué)的外國人很少,因此有時(shí)候課堂上我沒(méi)聽(tīng)明白的,下課后我會(huì )和老師們單獨喝茶交流,他們非常耐心地給我講解。

 

同時(shí),他們也邀請我在學(xué)校里舉辦有關(guān)英國茶文化的講座和組織英式下午茶會(huì ),我從公司帶了英國的伯爵茶(Earl Grey)與英式早餐茶(english breakfast tea)等,他們對英國的茶文化也非常感興趣。后來(lái)我們的公司想派我再到新加坡,因為新加坡是一個(gè)連接中國大陸、臺灣、香港和歐洲的非常重要的區域,但是在那里的工作主要是負責市場(chǎng)這一塊,和我的興趣不太一致。所以我還是回到了英國,經(jīng)一個(gè)朋友介紹,Whittard of Chelsea正需要一名tea buyer,所以我就去了Whittard 工作了。對于我而言,這個(gè)工作很適合,而且離我居住的牛津也很近。

 

肖:我有一點(diǎn)不太清楚,我想很多中國朋友都和我有一樣的疑問(wèn)。Whittard是非常著(zhù)名的茶葉品牌,在中國也非常地高端,茶葉賣(mài)得很貴。但同時(shí)在中國,像我的家鄉成都還有一經(jīng)營(yíng)英國下午茶茶館的品牌“艾薇塔”,它的裝修風(fēng)格也是純粹的英式下午茶風(fēng)格,也非常高端,用的茶葉都是來(lái)自Whittard 的產(chǎn)品。這兩家品牌之間是一種什么關(guān)系呢?

 

Bethan:“艾薇塔”是中國公司的品牌,而Whittard of Chelsea是英國公司?!鞍彼鲍@得授權在中國使用Whittard的標識和產(chǎn)品,相當于Whittard在中國的“客戶(hù)”。但它們和英國Whittard的店還是有所區分,因為在英國本土的Whittard產(chǎn)品更新非???,經(jīng)常變換口味,“艾薇塔”在中國開(kāi)店是最近幾年的事,有時(shí)候產(chǎn)品更新不及英國。

 

肖:作為一名tea buyer,你在Whittard的主要工作包括哪些?

 

Bethan:產(chǎn)品品種和口味的更新是最主要的一塊。比如明年9月,我們要更新Whittard的產(chǎn)品,我們將引進(jìn)新的一百種茶葉。我們從世界各地采購茶葉原料,既會(huì )有各種單獨的茶葉品種,也會(huì )有各種拼配的新口味。

 

 

肖:在我的印象中,英國是世界上最擅長(cháng)制作調味茶的國家。

 

Bethan:是的,我們有非常專(zhuān)業(yè)的人員,調制各種各樣的口味,比如巧克力味道等等。并不像中國的茶那么傳統和純粹,但是這些調味茶非常受歡迎。所以明年9月在這批新產(chǎn)品上市之前,我要做很多工作,每天都要評審很多不同的茶,以決定這些茶是否適應消費者的口味,以及新產(chǎn)品的設計包裝等。同時(shí)我還要負責Whittard的員工的茶葉知識培訓,以便顧客走進(jìn)我們的店里以后,店員能夠向顧客們介紹這些茶的產(chǎn)地和特色。因為我們信不過(guò)那些網(wǎng)上搜索而來(lái)的信息,網(wǎng)上的信息很多都是錯的,所以我必須要親自對員工進(jìn)行培訓,這樣他們才能夠給顧客提供正確的信息。

 

肖:你曾經(jīng)去過(guò)武夷山桐木關(guān),這太不尋常了。你知道Robert Fortune嗎?

 

Bethan:當然知道,他是最早把中國茶引進(jìn)到英國的植物獵人。所以當我在一百年多年后,沿著(zhù)他的足跡到了桐木關(guān),實(shí)在是非常激動(dòng)。桐木關(guān)太美了,那些加工茶葉的青樓和竹林,那樣的自然環(huán)境才能生產(chǎn)出那么好的茶。你知道英國人也愛(ài)喝正山小種(lapsang souchong),但我們買(mǎi)到的正山小種都是質(zhì)量很差的,很濃重的煙熏味,就像吸煙的感覺(jué)。這與我在桐木關(guān)喝到的正山小種完全不一樣,桐木的紅茶味道非常純正。

 

肖:你覺(jué)得武夷山的巖茶(大紅袍)怎么樣?

 

Bethan:和英國茶相比,非常不一樣。尤其是“巖骨花香”的概念,好像你真的能從茶湯中品到那里的巖石、泥土和花的香味。但是很可惜的是,我現在還辨別不出“山場(chǎng)”。我知道當地有很多茶葉專(zhuān)家,他們喝茶時(shí)能夠喝出這壺茶產(chǎn)自何處,什么時(shí)候產(chǎn)的,這方面我還需要學(xué)習。我對茶葉的了解是在較大范圍對各種不同茶葉品種的全面了解,但并不像世代居住在某一茶產(chǎn)區的居民,他們對當地特產(chǎn)的某種茶葉的了解十分深入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圖文作者:肖坤冰,西南民族大學(xué)西南少數民族研究中心 副教授,博士;華茶青年會(huì )副主席。

圖文來(lái)源:

上一篇:立秋 習茶 | 楚天茶道 · 繁一閣第6期《636·跟我學(xué)泡中國茶》習茶班精彩回顧

下一篇:舒松老師親授 |《茶師技能綜合提升-中國茶道研修二班》將于近期開(kāi)班,報名從速~

公司名稱(chēng): 武漢楚茶文化發(fā)展有限公司地址: 武漢市洪山區團結大道新綠美地3棟2單元1103
鄂ICP備18015538號?(c)2017 武漢楚茶文化發(fā)展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.技術(shù)支持:海創(chuàng )網(wǎng)絡(luò )